VR教育调查:情怀有余内容不足 顶多就是帮人卖硬件

2017-06-08| 发布者: www.vr186.com| 我要评论()

摘要: 自1977年9月恢复高考,40年,高考依然能改变命运。应对一场与命运、与剩余人生息息相关的考试,多少让人感到严肃。也由此,关于教育的讨论成为这段时间无法避免的热点。而我们想要讨论的是VR+教育。

 【猎云网深圳】6月7日报道(文/柏蓉)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全国数百万段子手严阵以待。自1977年9月恢复高考,40年,高考依然能改变命运。应对一场与命运、与剩余人生息息相关的考试,多少让人感到严肃。也由此,关于教育的讨论成为这段时间无法避免的热点。而我们想要讨论的是VR+教育。

在百度中键入“VR教育”,弹出 3070000个结果, 这个数字恰好也是《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的搜索数量。这些搜索结果有将近一半是描述VR教育(不包括人才培训领域)的美好:

宏观政策支持:国家对教育信息化的支持是虚拟现实与教育结合前景光明的有力保证。千万亿美元市场前景:根据威爱教育的预测,教育肯定是虚拟现实领域里面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如果把目光放远到全球市场的话,我们预估未来的虚拟现实教育产业的市场规模大概会达到6万亿美元左右。 教育意义:在传统教学受到场地、器材、天气等客观条件限制的情况下,VR能够突破这些限制,提供更逼真和形象的教学场景,提升学生的认知和学习程度。社会意义:通过沉浸感和互动体验,VR教育能让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以及成绩不理想的孩子收获更多,实现真正的教育公平。

从社会价值和市场价值两个角度看, VR教育当仁不让是时下最有情怀的创业故事。从今年的发展趋势来看,VR教育也是整个虚拟现实行业的焦点所在(上图数据来自:360趋势)。

但事实上,VR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并不乐观。

现状:帮忙卖硬件?

根据公开信息,国内有474家打出VR旗号的创新公司,当中有不少致力于渠道和第三方服务。目前,相对专注VR教育应用和内容的创新公司有25家,涉足VR教育的则有上百家,像万向跑步机制造商KATVR推出VR安全教育方案, C端内容制作公司维思维尔打造VR英语教育,就连VR 教育代表公司之一黑晶科技也是去年从VR样板间延伸到VR 教育。

整体上,有资本有渠道的公司在丰富内容体系搭建平台或打造一站式VR教室解决方案 ,比如威爱教育的虚拟现实教学云平台、网龙华渔教育的101 VR沉浸教室 、黑晶科技的VR超级教室; 多数的小型公司团队为了生存在针对市场零散需求做单点突破。

目前, VR教育市场可以分为 7类:面向C端消费者的类教育内容;面对B端市场的语言培训、K12、职业院校、高校、 创客/科学教育以及企业培训 。

因为头盔的原因,VR教育适用人群在12岁以上,但国内已开发出适用于6岁以上的VR硬件设备。至于3~6岁这个阶段的早教,基本被AR承包。总体而言,所有 VR教育公司都面向B端市场,其角色是内容应用开发商或方案商。至于面向C端内容,最典型的是国外团队打造的语言学习应用《House of Languages》,国内的是幻境视界团队推出的艺术欣赏应用《梵高的秘密》。因为内容不具有针对性,难以起到教育效果,所以这些归类为“类教育”内容,接下来不对其讨论。

猎云网注意到,相比于考试大纲内的正统课程内容,STEM、创客、科学、课外等科普知识以及针对高校的实训内容开发团队偏多。如下图,科大讯飞成员企业讯飞幻境的课程均为素质教育内容。

VR安全教育:今年下半年“小风口”

根据AR/VR信息服务平台孢子的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5月31日,VR教育需求发布数量占总体需求18.20%。在VR教育需求中,幼儿园/中小学/高校综合知识类占 43.70%;安全消防类占 21.01% ;高职技能实操类占10.92% 。孢子负责人李红涛解释表示,幼儿园/中小学/高校综合知识类包含辅导学习、知识学习、科普学习等内容,“国家对高校的VR建设是有经费支持的,所以,幼儿园、中小学、高校由低到高,投入逐渐增大”。

为工地定制VR安全训练的解决方案商负责人关超认为, 学校方面的需求并不强劲。“如果匹配到某个年龄段和班级,现在还没有一家公司能把体系化的课程拿出来,十几个课件能撑得起来吗”,他继续说,“ 今年最火的是VR安全教育,很多公司都在做,比如高空作业事故预防、地震火灾自救逃生。 ”

根据猎云网的调查,VR安全教育一般会采用HTC Vive,原因是易于交互。基本上,一套VR安全教育有不同系列的内容,但主要根据客户需求定制。一个内容时长5~8分钟,包括2~4台头盔系统,基本收费在15万以上,可以卖给消防、展馆、工地、社区、学校、煤矿等行业组织机构。至于开发时间,一般配置是3~5个人,历时30~45天。

“VR安全教育是风口”这个说法在这个时间点上是成立的。从VR在国内发展的整体趋势来说,2015年是资本大力鼓吹的一年,2016年相对成熟的硬件发货,游戏、直播、成人等娱乐应用先行,基本上行业得到初步发展。去年VR样板间就发展到白热化的程度,收费明码标价,每一平米500~700元,历时一周完成。但内容同质化严重,无法建立壁垒,很多团队开始找出路。安全教育的不少场景可以采用样板间的素材,比如地震、火灾、触电的房间背景等。

不过,我们开始好奇,学校对VR真的没有需求吗?

学校对VR的需求是硬件

为了获得学校方面的需求情况,我们采集了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一年的招标信息进行分析。从2016年5月~2017年5月,学校方面发布的与VR相关的招标信息有39条。同期,所有教育装备类目招标信息有48804条,VR占其0.08%。

在招标信息中,来自高校的占56%,职教18%, 基教13% 。这也说明,高校的需求大于职教大于基教。剔除无效数据和最大最小值,高校招标平均预算金额为157.784万元,职教为115.295万元, 基教为63.440万元。总体而言,招标预算金额在0~100万的占38%,100~200万23%,200万以上15%。

高校招标内容一般是实训平台和实验室建设。比如《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实训基地建设-人才培养-城市管网VR实训室建设项目公开招标公告》需要1套 VR集中控制平台(据本专业定制)、40台虚拟现实一体式VR体验头盔、以及 1项城市地下管网变迁演变演示模块, 预算金额为191.06万元。

在39条招标信息中,预算金额最高的是《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创新教学探索中心政府采购项目公开招标公告》,为1621.3万元,其中,与VR相关的预算为 294.728万元。最低是《广东环境保护工程职业学院VR教学设备及资源采购项目竞争性磋商》,预算为19.38 万,内容是一批VR教学设备及资源,最后中标者是虚拟仿真内容公司深圳中视典 。

但在更多情况下,学校对VR的需求偏重硬件采购。《北京工业大学人才培养质量建设-双培计划新兴专业建设(中央资金)-计算机类相关双培新专业建设招标公告》需要的是AR/VR硬件:4台虚拟现实头盔HTC Vive(单价6888元)、3台增强现实眼镜HoloLens(单价23488元起)以及一套VR交互控制机,最后中标的是一家名为北京友邦佳通电子科技的集成商,中标金额为143900元。

学校采购硬件的原因是VR课件内容不足以支撑日常教学,难以在教学过程中发挥作用。由此,目前是基于“硬件实验室”的模式进入高校,而不是软件系统平台、第三方服务商。这意味着VR 教育公司与 HTC Vive等硬件产品代理商几乎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这种说法可以把所有专注于 VR 教育内容的团队炸起来,他们会指着你的鼻子说:“你才是HTC Vive代理商,你们全家都是HTC Vive代理商!我们的核心是内容”。

根据黑晶科技官网,K12课程体系有120节课、200个课时;创客内容40节课;科普课程50节。而讯飞幻境展示的VR教学方案T-FLY和V-FLY一共设计了104节课程,覆盖小学、初中、高中阶段,涉及物理化学生物地理语文英语科学等学科。其中,内容最多的是初中阶段的物理课,有10个内容。

VR英语培训公司巧克互动的创始人吴依松表示,教学大纲里面有216个小学英语课程重点,针对这些知识点打造相应的VR场景,需要花费至少两年时间。“初中阶段就实验课这个点,生物化学物理三个学科加起来就有200个实验内容。把这点做透做精,学校就有兴趣,但投入也是千万级别的”,他说。

VR教育就是一个深坑

以目前的内容体量和VR技术程度,VR教育根本不能发挥出人们对其的预期,更别说学校的需求。事实上,不少厂商向猎云网反馈:VR教育在很多学校看来是一个“噱头”。这个现状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教育市场的特点决定的。那么,教育市场是一个怎样的市场。我们先来看它的使用人数和服务对象。

根据2015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全国共有小学19.05万所,在校生为9692.18万人;全国共有初中学校5.24万所,在校生为4311.95万人;全国高中阶段教育共有学校2.49万所,在校生为4037.69万人;全国共有普通高等学校和成人高等学校2852所,在校生为3261.24万人;全国共有民办中小学、高校和中等职业学校1.63万所,在校生为2267.98万人。

如果覆盖国内公立民办小学、初中、高中阶段的学校,共有281120所,在校生为1.95亿人。事实上,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公立小学初中)的在校生就达到1.4亿人。潜在用户可以达到上亿级别,从软件平台角度来看,这并非一个小市场。看起来前景广阔,但VR教育市场实际是一个坑。

政策主导,保守滞后

众所周知,学校的经费使用通过严格的教育财政制度实现管理。这意味着,学校财政不完全自主,所有经费预算需要审批。对于初创公司而言,这是一个难题。因为项目回款周期长,对现金流要求高,这需要融资及时。据反馈,回款周期有些是一年,有些是6~9个月,“主要看学校和你的关系”。从这个角度看,VR教育是一个重资产的项目。

为了回避这个问题,更多公司选择与集成商/代理商合作,“不做大项目,把产品直接卖给代理商,卖个十台,不会有回款问题”。虽然把资金压力转移出去,但利润会被压缩。由此,圈里有人开始瞄准一种方式:以赛代销。通过举行相关的竞技比赛,继而销售产品或者加强校企合作,“你要参加比赛就要买我的产品(服务)”,这个在机器人教育领域很常见,但在VR教育领域,开展范围比较小,适合拥有设计开发专业的院校。举一个例子,台州职业技术学院与沃赢科技、华渔教育4月份举办的“虚拟现实(VR)设计与制作”竞赛。

“教育财政制度”这一点还决定了教育市场的特点是以政策主导走向。和教育市场众多产品一样,VR教育有相关支持政策。如上图所述(来自浙江大学信息技术中心主任陈文智的演讲PPT《协力智慧校园 打造“网上浙大”》)。看起来,政策是推动力,但对于 VR教育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政策支持的不仅仅只是VR教育,同时还支持市场上众多教育装备。这意味着,在经费预算固定的背景下,VR 教育的进入必然需要经历不见刀影的交锋。

在教育从业者眼里,目前的VR归属于多媒体视听设备,和智能平板、电子白板、投影机是一样的存在。创客教育设备提供商市场负责人李晶晶说:“在国内,国际学校和一二线城市的重点中小学对创客科技教育的需求是存在的,能不能开展起来主要看有没有相关的老师。不过,在他们(学校)眼里,你的设备和积木没有什么区别。”

很多时候,“教育信息化”会被人提起,认为这是对VR教育发展有利的保证。2012年3月,《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政策出台,提出将信息技术手段有效应用于教学与科研。我们在北京理工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副教授吴晓兵发布的《解读2016年度高等教育信息化发展调研报告》中发现,今时今日,教育信息化的调查对象竟然还是“校园一卡通”、“电子邮件系统”、“机房电脑”、“校园网主干宽带”……

教育市场保守滞后导致VR 教育在庞大的教育市场中处于边缘地位并非最大的难题。

市场分割严重,难以产品化

一个在教育装备领域有多年经验的从业者王道表示:“教育市场无法做到垄断,在渠道上能够占领一个或者两个城市就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有一些厂商还是因为和学校关系不错,一直被养着。即使是多媒体教室标配电子白板,它整个市场的75%份额是20家供应商共享的。“

教育市场无法独大,分割严重的原因有很多。一,渠道分化且封闭,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公司把持进入学校的渠道。二,学校方面的决策链,副校长级别决定规划,如上图(来自《解读2016年度高等教育信息化发展调研报告》)。三,方案商的角色会面临人力成本与方案数量线性增长问题,因为项目需要同时进行。

然而,这当中最大的原因是学校需求没有通用性,导致无法产品化,无法集中满足需求,最终变成零散市场。所以市场有很多方案商,根据学校的需求定制相关方案。通常的做法是集成商根据学校的需求,对不同设备软件进行采购然后整合打包。一家针对 K12阶段开发内容的团队解释偏重K12的原因,“VR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没有特别优势做起来很难。高校预算虽多,但要求复杂,难以产品化。而基教需求相对统一,容易产品化”。

破局:体系化

难以产品化对于VR教育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毕竟在硬件定局的情况下,目前最优的方式是开发整合内容体系和搭建平台,通过这种方式构建壁垒。它挑战的不仅是一个团队熬下去的耐力,或者说考验团队对VR教育的情怀,更多的是对VR未来价值提出疑问:VR 教育未来的价值是什么?天花板会到哪里?

高盛于2016年发布的《VR与AR:解读下一个通用计算平台》行业报告预计,2020年VR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3亿美元,而2025年将达到7亿美元。它认为,VR技术有潜力成为教育市场的标准工具,将给教学方式(K12及更高年级,包括大学和更高层级教育)带来革命。

相比于威爱教育估计的60000亿美元,高盛预计的3亿美元和7亿美元显得保守多了。如果放下这些虚无缥缈的未来预估,我们来看看目前教育公司的发展天花板。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教育从业者表示,在教育界,一年净利一亿已经属于领导者级别。“我们行业有30%左右的利润,净利一亿就是三亿的营收。相比于你接触的消费市场,你会觉得很少。手机出货量是以千万为单位的,动不动就干掉谁,唯我独尊。但不同行业有不同的模式。我们是每一单都有利润,做一单赚一单,花钱做量不明智,我们做教育的就是这样,”对方对猎云网说。

“花钱做量不明智”的意思是与互联网思维不一样,“烧钱做规模,挤出对手,然后独占市场……这种滴滴、美团的玩法在教育行业彻底没戏”。为此,猎云网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高校招标平均预算金额为157.784万元来计算,VR 教育公司要达到一亿的净利润,需要进入200所学校。结果是接触到200万学生用户(普通高校平均规模10197人)。

当然,这并非定死了VR教育的天花板就在“三亿”,未来甚至可以去到10亿+。科大讯飞3月发布的2016 年年报显示,教育业务营收为 10.45 亿元,在营收中的占比为 30.86%。具体来说,教育业务营收来自丰富的产品线:智慧考试、智慧校园、智慧课堂、智慧学习等。与此同时,通过投资、收购完成业务和渠道全面布局,2016年以4.96亿元收购乐知行涉足全国基础教育信息化,2013年收购广东启明科技涉足考试测评业务。

不管是三亿还是10亿,对VR教育而言都是很遥远的事情。要实现这一点,至少要推动VR 教育标准落地以及一款杀手级VR硬件的到来。“针对不同教学场景,形成体系化 (硬件+软件+内容)。体系化是为了逐步建立VR教育的标准化。这是目前VR教育的发展阶段,谁能建立标准化格局,谁将占据未来市场的主导性。这个需要从政策、学校试点、市场开拓等多个层面连接形成体系架构”,黑晶科技副总经理吴勇继续说:“VR教育的终极价值在于VR的特性与教育目标结合。教育未来一定会走向C端,但有可能是 2B&2C的模式,形成学校内学习到校外学习的场景打通。”

总结

现阶段的VR技术尚未成熟,处于“大哥大”时代,但在资本鼓动行业之下,行业进一步驱动市场,这带来“大跃进”式发展。而另一边,教育市场以政策主导,保守封闭,分割严重。新进入的VR公司还未来得及建立壁垒开辟蓝海,就被迫与传统教育企业展开竞争。交互智能平板提供商希沃全国市场占有率排名靠前,它也推出了VR内容平台希沃VR教学,还开发了数十款课件。这很尴尬。

时至今日,VR硬件已然定局。毫无疑问,VR教育的价值在于结合教学,提供完整的内容生态体系,或者是成为超级平台,通过众多开发者/老师产生内容。否则,按照目前多数团队的策略——基于现有硬件平台开发单薄内容,同时通过各个渠道积攒内容,然后以高价打包卖出去——充其量只是提高了硬件厂商的出货量。

然而,成为超级平台或打造系统化的内容并没有不是时间和资金就能解决。即使攻克 VR 技术难题、形成基础标准、降低硬件成本、实现适用性、打造内容体量和解决市场认知等一系列问题,教育市场本身的“垄断”属性不强,不像消费级市场存在霸王通吃的可能性。这就留给 VR 教育公司一个问题,发展天花板能否突破?

尽管如此,摆放眼前的生存问题更为严峻。在这种创业维艰和教育市场背景下,有资本的公司正在完善内容体系,针对教室打造一站式VR方案,小型团队则是卖命突破市场零碎需求,与此同时还要跟着赚钱风口满街跑。

(应采访对象要求,以上名字部分为化名)

每天五分钟,读VR精选好文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体时代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

最新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VR186立场。
  • 2016全球VR产业与技术高层峰会

    2016全球VR产业与技

    VR高峰论坛暨深圳市虚拟现实(VR)产业联合会成立仪式(以下简称“联合会”)、宝安区VR产业技术创新联盟成立仪式、VR专项基金发布仪式将于2016年7月25日在深圳市会展中心簕杜鹃厅隆重召开。
    已结束
  • 星轮ViuLux VR 一体机抢先体验

    星轮ViuLux VR 一体

    星轮ViuLux VR DAY体验日第二期活动将以“预约+体验+交流”的形式邀请VR爱好者们到掌网科技免费体验VR新品。
    已结束
  • 华强智造 Hi空间下午茶

    华强智造 Hi空间下午

    虚拟现实的技术和产业现实讨论
    群雄逐鹿 热度升温
    VR难点如何各个击破?
    已结束
首页 |资讯 |产业数据 |资本市场 |VR资源 |玩出范 |体验评测 |商城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VR186全媒体是专业提供VR资讯,VR资源,虚拟现实游戏,VR商城的综合性虚拟现实门户.

©2014  VR186社区.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虚拟现实  技术支持:立体时代 粤ICP备10022400号-2